关键词 录取分数 2011成考 广西成考 广西大学成考 招生简章 成考招生 2010 历年分数 自考 2011自考 广西自考 本科 招生计划 函授招生 广西大学

就业压力大难抵高薪诱惑 大学生误入传销惨被打死

时间:2013-07-14 | 来源:网络 | 编辑:红客 | 点击:

[导读]:-学业优秀但负担重,上学靠贷款和亲友资助,急于赚钱还贷 -就业压力大,难以抵挡高薪诱惑,毕业典礼第二天即南下面试 -老实善良如同羔羊般性格的他或许根本无法预见狼群的残忍 孙延宇要南下的举动并没有在同学中引起多大的关注。大家被找工作弄得焦头烂额,谁都没心思

 -学业优秀但负担重,上学靠贷款和亲友资助,急于赚钱还贷

 

  -就业压力大,难以抵挡高薪诱惑,毕业典礼第二天即南下面试

 

  -老实善良如同羔羊般性格的他或许根本无法预见狼群的残忍

  孙延宇要南下的举动并没有在同学中引起多大的关注。“大家被找工作弄得焦头烂额,谁都没心思顾谁。”同学苏牧源说,“走的时候,大家也没聚,只有他女朋友一个人送的站。”

  “我要知道会这样,就不让他走了……我挺自责的……”孙延宇女友的哭泣声切断了电话信号。

  孙延宇走得很低调,53个小时的火车行程中,除了女友,他几乎没有给任何同学发信息。苏牧源说:“6月30日晚上九点多,我给他发了个短信:‘到了吧?’他回复‘到了,挺好的’!从此就没了联系。”

  7月7日下午4点55分,同学张洛夕接到广东东莞警方电话,在确认同学关系后,警员告诉她孙延宇遇害了,通知家属来认尸。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就业压力大

 

  毕业典礼后第二天即南下面试

  “大姨,等我有出息的那天,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你就安心等我的好消息吧。”这是孙延宇踏上前往广东的列车前,特意给在读书期间曾无数次帮助过他的大姨打电话所说出的承诺。

  5日、6日连着两天,孙延彬“说不出为什么浑身疼,心里乱糟糟的”。“6号夜里10点多,我仍然睡不着,而刚刚15个月的儿子在睡梦中猛然坐起,惊恐地用小手指着黑漆漆的窗外……我当然莫名其妙,现在看来,那都是我们一奶同胞兄弟的心灵感应啊!”

  “其实,延宇在到达东莞后只和我们通过一次电话,报个平安,再没了联系。我们也没在意,以为忙呗……”孙延彬后悔没再给弟弟打个电话,也许就能发现一些端倪。

  哈尔滨师范大学官方网站消息显示,大学四年,孙延宇多次获得国家助学金,大一结束后,还因为学业优秀,被学校老师推荐到波兰一所大学交流了两年。在波兰期间,孙延宇曾受到波兰校方关于斯拉夫文化方面的表彰。

  “兄弟怎么就这么走了?”孙延彬说他到现在也难以置信。据孙延彬回忆,孙延宇得到面试通知后告诉了家人,还说已经上网检索过公司实力相当雄厚。临行前,孙延彬还给要远行的弟弟买了个新手机。“大学四年,我弟学费除了学校提供的免息贷款,还有像我大姨这样的亲戚朋友的资助。否则,别说到波兰上学,就连在国内的大学也读不下来。现在还欠3万多元学费呢!”

  “急于挣钱,是他在毕业第二天就南下求职的主要原因,如果再谨慎一些可能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同学金海洋说,为了省钱,上学期间孙延宇节衣缩食。在波兰学习期间还在餐厅打工。

  “我们是6月27日毕业礼,延宇28日下午5点多就启程了。就业压力大啊!走时都没心思聚聚。”同学苏牧源说。

  看中高薪

 

  没想到是传销组织圈人陷阱

  在同学眼里,孙延宇是一个“老实善良的大哥”,在同学中有很高的威望。他的这一优秀品质,却被犯罪分子给利用了。同学张洛夕说,“我们都叫他九哥,他在网上求职成功后,还说我先去看看,等稳定了你们也过来。”

  孙延宇的女友这两天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她说,如果她黏一些,劝他别走,也许惨剧就不会发生。

  孙延宇网上求职的过程,女友并不十分清楚。她只知道,面试的公司要求孙延宇6月30日前必须到东莞报到,否则就没机会了。为了省钱,孙延宇没坐飞机,而是买了6月28日哈尔滨至广州的硬座火车票。按应聘公司规定,硬座报销80%,硬卧报销60%。

  女友说她当时还挺生气:“当天(7月1日)下车后给我打电话说到了,公司安排住下,过两天实习什么的。”之后,孙延宇很少和女友联系,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每天,只有晚上9点后回复个短信,只言片语:“没事儿,早点睡吧!”女友开始有一丝担心,这是什么工作,神神秘秘的。

  同学金海洋记得,孙延宇应聘的公司有两个,一个叫中意集团,一个是喆纺集团,是两个大公司。“谁知道都是骗子冒人家公司的名招聘的。”金海洋说,“我是26号走的,去北京;他是28号走的。他下车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其实他不太喜欢广东,我说那来北京吧。他说为了生活,先干着再说,毕竟这里承诺给4500元工资,还能跟外国人打交道。学波兰语的,工作不好找。”

  “传销日志”

 

  还原孙延宇6天的遭遇与抗争

  “在传销组织内,他还发过短信宽慰女友。我想,他是因为对传销组织缺乏了解。那时,他根本没想到生命会遇到危险,他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就能出来,所以一直在抗争。现在想来,他对传销组织的丑恶太缺乏了解了。”一位同学这样告诉记者。

  7月8日下午4点55分,同学张洛夕接到广东东莞警方电话,在确认同学关系后,警员告诉她孙延宇遇害了,通知家属来认尸,确认电话确是从东莞警方打过来的,“大家一下子傻了!”

  其实,在7日下午,孙延宇的父亲和哥哥都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一家人都懵了。

  据东莞警方公开通报的信息称,6月30日孙延宇到达广州后,于第二天下午转乘汽车到达东莞。被前来接站的“公司人员”接到莞城光明路兴隆新村四楼一出租屋进行“培训”。孙延宇误入的是一个以网络销售手表为名实施非法传销的小型组织。该组织通过无限量发展下线,以四千多元的高价出售实际价值不超过百元的手表盈利。该组织规定:凡是有新人来,必须接受完组织七天的培训才能离开。如果新人要反抗,一定要把新人控制住,再让高级别管理人员与其沟通,如果新人不听话或是想偷跑,“殴打也是行规”。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警方在勘察现场时,发现大量传销资料以及传销人员的日志、总结。梳理这些日志、总结里提到的孙延宇的片段,可以大致还原出孙延宇死前6天在出租屋里的遭遇。

  ●7月1日:

  一个署名雷键的提到:孙延宇在被接到出租屋后,当晚曾一度逃出。随后,传销组织开始对孙延宇洗脑。这不是一次成功的洗脑,孙延宇始终抗拒。

  ●7月2日:

  署名刘帅飞的“当周总结”提到,“周二(7月2日)是一次战场,一直和新人聊天直到聊不动为止,因为就自己在说,没有应和的人其实挺难受的,只能说几句就拍他一下,让他振奋精神。”署名王浩的“总结”则指出孙延宇内心充满不服。

  ●7月5日:

  孙延宇不合作的姿态最终激怒了组织。传销人员于洋洋在日志中抱怨,“这个新人挺叫板的,一遍一遍地工作沟通还是得不到一丝信任,只能说现在的年轻人太过执着,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日志末端,于洋洋提议组织应该更加努力,对孙延宇采取一些非常措施。

  ●7月6日:

  有些失去耐心的传销组织与孙延宇最后协商,可孙延宇还是要求离开。随后,孙延宇遭遇非常措施。据犯罪嫌疑人供述:双方发生激烈冲突,管理人员安排数名传销人员合力把孙延宇的头部一次次摁进装有洗衣水的脸盆内,以便让孙延宇冷静。孙延宇当时已经瘫倒,管理人员有些放松警惕,孙延宇突然起身试图冲出房门。慌乱之际,有骨干成员用手臂勒住孙延宇的喉咙,有骨干成员用膝盖撞击孙延宇的脊背,还有骨干成员则从旁侧踢孙延宇的腿部和肋骨。几分钟后,孙延宇再次瘫倒,被扔到一间卧室的小床上。

  当晚11时许,孙延宇开始口吐白沫。两名成员将其送往医院后离开。医院报警,东莞警方介入,通过医院监控,最终排查到出租屋。7月7日2时,该组织成员全部被抓获。通过尸检,警方明确孙延宇的致死原因系颈部舌骨骨折。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